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汉侯_ 47.第四十七章-

时间:2021-05-06 15: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来自远方小说汉侯 47.第四十七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族老被惨叫声惊醒,匆忙间披衣起身, 却见一队快马从村中穿过, 马上骑士搭弓射箭, 将持刀冲出家门的青壮男丁一个个射死。

    在马队之后,形如恶鬼的卫季三人挥舞着利刃, 砍杀还没断气的族人。

    有青壮在院内张弓,锋利的箭矢穿透卫川的手臂。后者根本不在乎, 一把折断箭尾, 任由箭头扎在肉里, 赤红着双眼冲过来,一脚踹开院门。

    卫氏族人陆续被惊醒,没时间上马,就抄起一切能用的武器还击。有健仆被从马上拽落,顷刻就被石锤砸中右肩,匆忙就地一滚,才避开当头落下的重击。

    短刀和弓箭都被儿子拿走, 仓促之间, 族老只能掀开床榻,取出一把锋利的青铜剑, 让妇人关紧院门, 冲向卫季三人。

    “恶徒!带外人闯入村寨,尔等该死!”

    族老声音极高, 附近的族人听闻, 都是满脸狰狞, 怒斥卫季等人。

    卫川提着一颗人头走出院门,听到族人的斥骂,不怒反笑,笑声癫狂,犹如夜枭。

    “我们是恶徒?你们害死我子,又要将我三家人斩尽杀绝,还斥我们是恶徒!既如此,我就做恶与你看!”

    一把将头颅丢到族老脚下,卫川狞笑道:“今夜,你们一个也跑不出去!”

    族老还想叱喝,一枚箭矢陡然袭至,穿透他的脖颈。

    卫夏策马而过,火光照耀下,娇俏的面容一片冷漠。

    族人?

    当初,就是她的舅父将她卖给恶人!

    族老捂住伤处,嘴里涌出血沫,喉咙里发出咯咯声响。

    卫川大步走上前,一刀砍断族老的头颅。卫季捡起地上的青铜剑,突然间想起什么,嘿地一声冷笑,挥刀杀退周围的族人,快步跑到赵嘉跟前,将青铜剑献上。

    “这是?”看到剑柄的形状,赵嘉瞳孔微缩。

    “这是前朝之物。”卫青蛾放下弓箭,策马来到赵嘉身边。

    最早在云中建城的是赵人,后被秦人所得。至汉高祖立国,云中郡仍是抵御和出击匈奴的战略要地。在这座边陲要塞,战死的将军和士兵不知凡几,出现战国古物并不奇怪。但依剑上铭文,此物应为陪葬品,非贵族不可用,绝不会轻易流入民间。

    “早三十年,边郡曾出掘盗大案,一直未能查明。”卫季道。

    他当时年纪还小,只听阿母提过几句,随后就被阿翁严厉喝斥,不许多问。

    当年先帝在位,大批向边郡徙民,不乏有恶徒匪盗混入其间,杀人劫财,盗掘坟冢,恶事做尽。

    掘盗之案刚发,突遇匈奴来犯,刚建起的木屋草房都被烧毁,郡守以下多数战死,自然未能严查。等到匈奴退去,郡内乱糟糟一片,掘开的幕冢也被破坏,加上都是无名之墓,更是无从查起。

    赵嘉竖起青铜剑,看着锋利的剑身,表情微凛。

    这阳寿卫氏究竟藏有多少隐秘?

    卫青蛾先父从阳寿搬到沙陵,同族人关系疏远,是否也是察觉到什么?

    无论秦汉,盗掘都是大罪。文景两朝一度减轻刑罚,甚至废除大部分肉刑。但是,只要抓到盗掘坟墓之人,一律施以重罚,全族连坐都不稀奇。

    “郎君,我去他家中搜,应该还有!”见赵嘉不说话,卫季舔舔嘴边的血痕,沙哑道。

    赵嘉颔首,将青铜剑收入刀鞘。虽然不怎么合适,总比无遮无挡要好。

    “阿弟,给你。”卫青蛾见状,取出一条布巾递给赵嘉,示意他将剑身裹好。

    厮杀持续到后半夜,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如卫季所言,村寨四周荒无人烟,却有不少野兽。兽群被血腥气吸引,却恐惧于村中的火光,不敢轻易靠近,只能徘徊在四周,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

    土垣和垣门处都有健仆看守,只要敢露头,都会遭遇箭矢。

    黑妇知晓无法越墙逃脱,在卫季等人搜寻时,亲手杀死一个和她身量相等的妇人,给对方套上自己的衣服,用短刀乱砍,划花对方的脸,更将妇人的孩子一起杀死,随后就带着女儿藏进地窖。

    “莫要出声,这里有路可通向村外,放火也不怕。”抓住女儿的胳膊,黑妇低声道,“牢牢记住,等逃出去,必要让那赵氏子和贱人好看!”

    少女年仅十岁,看着黑妇杀人,竟是不吵不嚷,神情间一片冷漠。

    感到头顶震动,意识到有人闯入屋内,黑妇转身就要爬进地道。不想腰后一阵激痛,转头看去,少女手握一支锋利的木钗,正狠狠扎入自己腰间。

    “你……”

    “来人!在地窖!”少女-拔-出木钗,又是狠狠一下,口中开始大声叫嚷。

    “你疯了吗?!”黑妇惊骇欲绝,扑上前就要捂住少女的嘴。

    少女一下退到墙边,挥舞着木钗,逼退黑妇。

    “阿母,这都是同你学的。”

    “你也会死!”

    “你总会比我先死!”少女愤怒大叫,五官都有些扭曲,“你要报仇就让阿姊走死路,接下来是不是就是我?与其这般,不如让你先死!”

    黑妇还想冲上前,头顶的木板突然被掀开,卫川探出头,发现藏在地窖中的妇人,狰狞一笑,牙齿都被血染红。

    “黑妇,可找到你了。”

    看到神情疯狂的卫川,黑妇终于脚下一软,瘫倒在地。

    少女靠在墙边,冰冷地看着黑妇挣扎,哪怕卫川刀上的血从头顶滴落,目光也未有半点闪躲。

    阿翁从来不喜她和阿姊,一心想要儿子,稍有不对就非打即骂。她和阿姊的日子未必好过僮奴。获悉阿翁死讯,她们不感悲伤,反而觉得松了口气。

    阿母虽未一同叱骂,却从未护过她和阿姊。为了给阿翁报仇,更毫不犹豫的送阿姊走上死路。她不想死,所以假做顺从,假装相信阿母说的一切,甚至伤了阿姊的心。

    如今一切都不重要了。

    如果非死不可,她也要让眼前这妇人先死!

    卫川将黑妇带上去,视线转向少女,迟疑片刻,夺下少女手中的木钗,让她走在自己前边、

    “和我来。”

    两人走出地窖,很快就见到竖起的火把,以及被三个妇人压在地上撕咬的黑妇。黑妇大声惨叫,叫嚷着害死卫川幼子的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

    卫川的妇人直起身,吐出嘴里的鲜血,恨声道;“我知道是谁,你们谁也跑不掉!”

    她们不用刀箭,就是要让这毒妇尝尽恶果!

    少女冷漠的看着这一切,竟半点也不感到伤心。

    卫川将她带到卫季跟前,说明事情经过。后者的手握到刀柄上,双目凝视少女,手指攥紧松开、又松开攥紧,到底没有彻底泯灭人性,让卫川将少女带去和孩童一起看守。

    “女!我女!”黑妇突然大声叫嚷,“为我报仇!活着为我报仇!”

    少女定在原地,看着一身狼狈、少去右耳的黑妇,知她死也要拉上自己,心中恨意升腾,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猛然冲上前,狠狠咬住了她的喉咙。

    三个妇人同时停下动作,看着少女压在黑妇身上,任凭对方的手指在脸上身上抓挠,死活也不松口。

    终于,黑妇双臂垂落,口鼻中再无一丝气息。

    少女动也不动,直至卫川的妇人抓住她的后颈,将她撕扯开抱进怀里,少女才发出一声嘶吼,继而嚎啕大哭。

    临近天明,除了卫季三家以及孩童,阳寿卫氏再无一个活人。

    “郎君,放火将这里全烧掉,再让人分不同方向策马留下痕迹。我等去官寺上报匪徒携野人袭里聚,杀人放火。”

    卫季一边说,一边捧出从族老家中找出的几件青铜武器。

    “这些都是从族老家中搜出,应为赃物!”

    族老显然有几分见识,认识青铜器上的铭文,知晓这些器物不能轻易示人,也或许是价格谈不拢,总之,藏了三十年,硬是没有市出。

    赵嘉命健仆收起青铜器,卫季几人手持火把,投入昔日居住的屋舍。

    孩童们被带出村寨,看着大火熊熊燃起,面上俱是一片茫然。

    黑妇的女儿擦去脸上的血迹,抱住一个童子,温和道:“杀死村人的是匪徒还有野人,长者们做下恶事方有今日。咱们藏在地窖里才躲过一劫。如今没了家,投亲未必有路,若是运气好被送到马场,记得好好活,忘掉今日的一切。”

    天光微亮,赵嘉让两名面生的健仆送卫季三人去官寺,其家人留下照顾孩童,随后就和卫青蛾一同离开。

    看到卫季三人呈上的几把石器,阳寿县令一边派人往卫氏里聚查探,一边命人找来医匠为三人治伤。

    前往里聚的少吏至日落方才返回,言房舍土垣都被付之一炬,土垣外遍布杂乱的痕迹,有人有马,还有大量的野兽,线索都被破坏,已是无从查探。不过在几间倒塌的土屋内发现前朝的器具,似是陪葬之物。此外,还有一些铜制契券,涉及到三十年前被截杀的商队。

    事情开始浮出水面,被卫季杀死的族老并非唯一参与盗掘之人,而卫氏所涉的案件也非此一桩。阳寿卫氏之所以远离他姓建造里聚,同样有了合理的解释。

    阳寿县令一边命人追查,一边将事情上报魏太守。

    数日后,魏太守遣人赴阳寿县,几番追查,阳寿卫氏一案盖棺定论,行凶者为流窜在边郡的匪徒野人,当派人清缴。至于卫氏涉嫌盗掘坟墓和截杀商队,因过去多年,案情难断,其既已身死,存活的族人和孩童便不做追究。

    卫季三家人没有离开云中郡,而是在案情了结后一起投奔赵嘉,甘愿为仆。

    卫氏盗掘坟墓的消息流出,姻亲以最快的速度瓜分了族内留下的田地,重新立下田契,却根本不理会这些孩童。卫绢被卫川夫妻收养,其他孩童无家可归,只能被送去马场。

    每隔几日,卫绢就会去马场同孩童相见,送去一些吃食和衣物。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孩童的记忆变得模糊,如卫绢当初的叮嘱,认真学习谋生的本领,有的继续养马,有的从军踏上战场,凭本事挣下一份家业,走上和父母族人完全不同的道路。

    云中城

    赵嘉被魏太守召入内室,跽坐在矮几前,目光微垂。

    魏尚合上竹简,沉声道:“阳寿之事可有言?”

    赵嘉俯身,双手扣在额前,额头触地。

    “使君,嘉不欲犯人,然人欲戮我。为生,不得不为。”

    魏尚目光如剑,落在赵嘉身上。

    “不怕我给你定罪?”

    赵嘉没有抬头,声音也不见动摇:“纵为囚,嘉亦不悔。”

    两息后,魏尚突然笑了,起身绕过矮几,大手用力拍上赵嘉的肩,随后将他从地上扶起,笑道:“丈夫立世,当断则断,记住你今日之言!人性有善恶,遇恶徒绝不能心慈手软,换不来感激,仅能留下后患。我不喜儒生,却甚感儒家一言,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郅都在济南杀得血流成河,治下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如今官至中尉,长安贵人亦侧目三分。”

    “恶人当杀,杀得这些恶徒胆寒,就不敢继续为恶。就如草原胡人,屠灭他们的部落,让他们断根绝种,边郡才能免遭兵祸,百姓才能安宁!”

    赵嘉敬听魏太守之言,郑重应声。

    “可得前朝器物?”魏尚话锋一转。

    “确有。”

    “不可留,着人送入城内熔铸造钱。”

    后世会放进博物馆的东西,当下只能用来铸造铜钱,赵嘉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己,这里是西汉,距离秦朝被灭还不到六十年。

    魏尚话锋一转,又言及出塞之事。

    “诸事已妥,下月即可动身。若是再迟,天将转冷,落雪之后,草原路更难行。”魏尚取出一册竹简,递给赵嘉,“这其中是必须之物,你带回细看,有缺漏尽速填补。”

    “诺!”

    “我和王主簿各备一车绢,回去时一并带上。”

    “使君,嘉……”

    “莫要多言,带上就是。”

    “诺。”

    “下月,我儿将自原阳归来。你献上的马具甚好,于马战大有裨益。”

    “三公子要归来?”赵嘉道。

    “官至司马,自要归城领印绶。”魏尚抚须笑道。

    因新马具的出现,魏悦归来之后,将专领一支三千人的骑兵。

    边郡战事频繁,依照常例,无需多久,魏悦的官职就会发生改变。只不过,长安和匈奴正议恢复和亲,在朝廷没有准备妥当之前,这批骑兵不会轻易投入战场。

    离开太守府,赵嘉带着两车绢返回村寨。有了这些绢,就无需动用粮食和卫青蛾先父留下的秦钱。

    走出城门时,平地忽起一阵冷风。

    待风停后,赵嘉跃身上马,眺望北方,良久不动。得季豹提醒,才猛地一拉缰绳:“归家!”

    长安

    择选的队伍从边郡归来,几十辆大车,皆是此次入选的女郎。阳寿卫的女郎不在其中。如张次公对赵嘉所言,宦者既然点头,就不会留下任何隐患。

    大车经过时,路旁的行人纷纷驻足,想要看看这次入选的女郎。

    几个匈奴人从一家食铺走出,看着绵延整条街的队伍,当场放肆大笑,对着车上指指点点,纵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从神情也能猜出几分。

    在场百姓皆怒目而视,几名纨绔子更是当场拔剑,带着骑僮上前开片。

    “胡寇胆敢如此,当我汉家无人?!”

    女郎们坐在车内,比起对长安的好奇,更多都是惶恐不安。

    云梅背靠车栏,身体随着马车轻轻晃动,视线扫过巍峨的城墙和街边的建筑,轻轻咬住下唇。

    一路提心,真正抵达长安,她竟奇异的平静下来。

    自入选之日起,她的命再不能自主,是死是活全在贵人一念之间。既然如此,再怕也是无用,静下心来,或许还能寻得一条生路。

    思及此,少女握紧贴身的银钗,神情变得愈发坚定。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