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奉子成婚:二嫁新妻太抢手_ 第211章 陆以霆来了-

时间:2021-05-27 18: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海棠秋小说奉子成婚:二嫁新妻太抢手 第211章 陆以霆来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屁,你俩在一块这么多年了,能说过去就过去的?你以为你结个婚就能在心里和他画个楚河汉界?话句话来说,就算是楚河汉界你们也是能越界的啊,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呀!”

    我把酒喝了个底朝天,又辣又苦的烧的心疼,我咬牙回道:“我结婚了,都过去了。”

    “行!”安良良把酒给我一倒,一抬手要第三瓶白酒:“都过去了,那你要离什么婚啊!”

    果然,媒体公司是没有秘密的对吗?

    可特么要不要在酒后往我心窝子上捅刀啊,没喝酒的时候我还能咬牙挺一挺,这特么一喝酒我这心里的难受劲就忍不住了!

    呶呶嘴巴我半个字都说不出来,眼睛跟下雨似的往下掉眼泪,一想起陆以霆离婚后再另娶别的女人的画面,小雨转暴雨!

    安良良连忙扯纸巾往我脸上怼,她有些慌了:“诶,你别哭啊,我就是随口这么关心两句,我这张嘴你还不了解,最藏不住话了,我这不是……”

    我把脸一揩,终于瘪着嘴委屈的对她说:“我不想和陆以霆离婚,我想回家,我想他了!”

    她一愣反问道:“你不是为了气林侧凑合结的婚呐!”

    我摇头!

    她推着鼻梁上的眼镜感叹道:“看来,你真是跨过林侧这道坎了。”

    我吐了口浊气,撑着下巴思念陆包子:“他对我很好!”

    “那你为要什么离婚!”

    我撇撇嘴:“还不是因为林二狗!”

    “啊?”

    卧槽,我不知道我平安回到出租屋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衣服没脱没换的睡在床上……

    手机提醒没电了,我顺带的就看了一眼,草,上头显示我和陆以霆打了三个多小时的电话!

    我不晓得我和陆以霆都聊了点什么,使劲的回想也记不得多少,顿时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连去洗澡都没动力了!

    由此我确定,酒,是个害人的东西!

    脑子一片空白,我看了看时间还算早,于是我又倒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这才强逼着自己去好好的洗了一个澡,顿时浑身轻松来了点精神,记忆也回来了点。

    我记得……我好像干了点什么激怒陆以霆的事情,他好像还吼了我来着。

    灵光一闪,我连忙看了看我正在充电的手机,卧槽我记起来了,我把林侧给我的房屋款用手机银行软件全转给陆以霆了!

    我说:“这是分手费!”

    哎呀卧槽,我对我自己简直失望透顶了,这尼玛真是什么话都刚往外撂,什么事儿都敢往死里干啊!

    我应该没对他说我现在的地址吧!我又认真的想了想,最后我确定我没有,因为我到现在自己都弄不准确我所在的地址。

    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呐!

    才刚庆幸那么一丢丢,结果小腹痛就又来了,还是那种阴坠坠的疼,疼得我当即发誓以后不能这么喝酒了!

    这种疼一直持续到我到公司并且拜托香姐的助理小小给我倒了两杯热茶喝下之后才好,疼的时候口干舌燥的要命,不疼的时候是说不疼就不疼了,半点没拖沓!

    其间我还得一直担惊受怕,生怕陆以霆或者其他相关的人会打电话过来找我理论什么,哎,反正我是外忧内患全占齐了!

    小小给我送早餐来的时候我正愁的要命,乖巧的妹纸站在门口轻声的问我:“蓝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吃药,我帮你去领。”

    我冲她摇摇头并笑道:“没事儿,不麻烦了!”

    她说:“蓝姐你别客气,香姐说了,以后您助理可能长期不在,办公室这边的话也是由我给你负责跑腿的,您有什么事只管吩咐我,都是本职工作。”

    我点点头说了声‘好’!

    她又说:“培训那边打电话过来问,说艺人什么时候过来给您看一下。”

    我想了想直接回道:“跟他们说今天没空,然后你把培训场地的地址给我,顺便把包括熊宇婷在内的其他所有新艺人最近安排的拓展项目和课程安排全发我。”

    小小应了一声又乖乖巧巧的走了,五分钟之后信息全部到位,效率还算不错!

    我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去见熊宇婷,我下午出其不意的去培训场地看了她现在培训的一个状态,以及其他艺人的状况。

    从训练场地回来,我才刚到公司呢!手机就拼命的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竟然是陆晓宏这妞……

    一开口就是:“好姐妹,你这次一定要救我。”

    听这语气好像不像是假的,难道又出什么幺蛾子啦!

    本来我也不想等电梯,但我这新皮鞋打脚,我都隐约感觉我的脚后跟已经起了水泡了,我只能认命的扶着墙一边等一边说:

    “啥事儿你仔细说说,我看我能不能帮你忙!”

    “我的……”陆晓宏刚准备说又好像在顾忌着什么连忙压低了声音:“我怀孕的事好像被发现了,我不想被逼着去那家,我能不能去你那儿?”

    来我这儿?林侧这几天都是不可能会来串门子的了,陆晓宏有难我也不可能不帮呀!

    “行是行,就是……”你这肚子能坐飞机吗?

    可她不等我说完就着急的冲我道:“那谢谢你啦,晚上九点的样子我能到,你来机场接我吧!”

    “你确定你能坐飞机?没满三个月的肚子上飞机可是有危险的哦!”

    “相对比较被他们弄去地狱,我觉得冒险一次是必须的!”

    总觉得有点儿……怪怪的!

    “不说了!”陆晓宏忽然压低了声音:“我妈来了,待会儿记得接我。”

    我挑挑眉,只能应下了!

    九点接机的话正常下班也没关系,不过去之前还是得先回去把租房那边收拾一下,林侧有些东西放在我那里还没收起来,要是陆晓宏不愿意住酒店的话就很容易发现了!

    经理人长期不在公司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小小的反应显得有些奇怪,竟然还特意过来询问我刚刚的去向,我心想着有可能是香姐授意就直接告诉她了!

    又是埋头做计划,顺便把明天上午要召集开会的名单给列了出来并吩咐小小一一通知到位,等事情都弄好的时候也差不多到下班的时间了!

    正是提包往家里赶的时候我忽然灵光一闪抓住了脑子里的一个猜想,然后我拿陆以霆的身份信息在网上软件上查了一下出行的行程!

    显示近期没有待用的行程票!

    我看到这一结果竟然失落比松一口的感觉要严重多了,或许我内心还是希望他能纠缠纠缠我的吧,毕竟,爱嘛!

    或者说,真的是昨天晚上三个小时的电话我把话说的太绝,他受不了刺激就直接放弃了呢!

    我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差点被司机带着绕远路,幸亏我反应过来了!

    林侧留在我这儿的东西不多,漱口水还是新的不用藏,倒是他的睡衣和收在我箱子里头的两条内裤需要找地方藏一下……

    想了想,我直接扯了个垃圾袋给他收拾了,就算是他扣我戒指的利息吧!

    怕堵车我选择了地铁出行,算算时间,到机场大概八点不到吧!我也是怕出意外,陆晓宏是个孕妇我总不能让她等的。

    路上无聊我刷了刷朋友圈,第一条竟然是陆以霆的,这人八百年不发一次,发一次准能火个八百年……

    这回他竟然配了一张自拍,文字只有四个字‘深闺寂寞’,下头的回复我真是滑了满满两个整屏幕,毫不夸张,最重要的是回复的人没几个是重复的。

    我的陆包子人品好,这是没话说滴!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下地铁,我正琢磨着要上哪儿再找个地方吃点东西顺便等呢,我忽然就扫了一个非常明显的背景!

    我连忙掏出手机来打开朋友圈放大了陆以霆的那张自拍……我只觉得自己一阵背脊发凉!

    这时一阵行李箱急促的滚轮声,陆以霆得意的在我耳边吹气:“抓到了吧!”

    我肯定是脑震荡还没好,不然为啥脑子是木的呢,陆以霆不过就是吹了一口气嘛!

    脑子一木,身体就自然而然的僵硬了!

    不会跑、不会吵、连话都不会说了,任凭陆以霆抓着我去拦计程车我就只是脸红而已,特么的跟个二傻子似的!

    陆以霆穿了一件茶色的长外套,里头套了件高领白毛衣,下头却是穿得露脚脖子的九分牛仔裤,一双花里胡哨的板鞋把他整个人的类型都改变了!

    我是看惯了这厮往常西装衬衫的样子,猛然间韩这么一下我觉得十分的不习惯!

    最最重要的是,他朋友圈的图片被调过色调之后我还没发现,这厮是染了头发吗?

    仔细一看还是能瞧出是上的深棕或者板栗那类的颜色,上色就意味着极有可能烫了头,我是睁大眼睛盯着他的后脑勺看,大概是他的头发不长的原因,是真的没看出来!

    我再往他脸颊上一看,他是不是瘦了点呀……

    我正看得起劲呢,陆以霆的脸就转了过来,小眼睛里全是不怀好意的笑,张嘴却是:“司机师傅问你呢!”

    “诶姑娘,咱们往哪儿走呀!”

    “啊?”我终于不好意思的把视线移开,然后有些慌张的报了个标志性的建筑,我要到那儿之后再往里指一下路,我觉得这次我该问问司机那儿到底叫什么名字!

    然而就在报完地址之后我就后悔了,这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回头反问陆以霆:“你不住酒店吗?”

    他又反过来问我:“你喜欢住啊!”

    怎么就我喜欢住……哎,反应过来之后我还是忍不住的脸红了,我有点懊恼,怎么就这么容易脸红呢?

    在我极度怀疑他会一直得寸进尺的时候我终于脾气回归了,伸手狠拧了他一把,我低声喝道:“滚远点!”

    他伸手把我紧紧的圈进怀里,吧唧一口亲上我的头顶,满是迁就我的口吻连连答应:“待会儿滚,到了就滚!”

    到了我住的街道,陆以霆拉着箱子跟着我往前走,我直接把他带到一家宾馆,给他开好房,将房卡递到他手里,就打算要走,他大叫着:“我不住酒店,我要跟你回去。”

    我看过去说了一句:“不住,就离婚。”

    陆以霆满是委屈的看了我一眼,只好拉着箱子去了房间,我转身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心情复杂的发呆,思考和陆以霆的关系,这时我才看到陆晓宏给我发来的微信,我毫不客气的回了两个字过去‘叛徒’!

    她的电话立马就打了过来,当然了,她肯定是半点不会歉疚的,反而在那头咯咯笑得灿烂:“以霆这兔崽子呢?”

    “被我杀掉了。”

    “哟,听这语气肯定刚刚被折磨的很惨吧!到底年轻小伙体格好,蓝心,你的命还是比我要好那么点的。”

    “肢解一个大男人是挺费力的,我正躺着休息呢!”

    我都能想象到陆晓宏笑道花枝乱颤的样子,但我转念一想忽然问道:“诶?你到底怀孕没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