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楚巫_ 52.第五十二章-

时间:2021-05-28 12: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捂脸大笑小说楚巫 52.第五十二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不理一旁喧哗的闲汉, 只言“楚巫”, 这人知道子苓来历。田恒目光在他身上一扫:“正是, 不知君子如何称呼?”

    “鄙人林止, 听闻大巫在此设馆,特来求诊。不知今日可够三人之数?”那男子恭恭敬敬再行一礼。

    他连每日诊治的人数都打探清楚了, 消息称得上灵通。不过需到宫外求诊,车驾也只用骈马, 此子身份怕也不是很高。

    “求诊者是何人?”田恒又道。这位林郎君, 看起来可不像是有病的模样。

    “是舍妹有疾, 还请大巫一看。”面对诘问,林止依旧言辞有礼,目中也露出了些恳求神色。

    “大巫喜静, 若想诊病, 只能林郎陪伴令妹,仆役不得入内。”见他确实是来求诊,田恒这才松口。

    听到这答案, 林止面露喜色, 连声道谢。转身便回到车旁, 抱下了个女童,又缓缓走了回来:“还请执事带路。”

    田恒这才开了门, 带两人走入院中。

    短短一段路, 那女童不哭不叫, 乖乖蜷在兄长怀中, 犹若小小狸奴。但是从身量看, 她怕是有六七岁了,很有些份量。抱着她,林止的脚步渐渐拖曳起来,一脚深一脚浅,似有足疾。然而走得如此吃力,他也不肯松手,只把妹妹护得如眼珠子一般。

    看来这对兄妹,也寻过不少巫者了。田恒眉峰微皱,能够如此快寻来,到底是何出身?林止自己衣着素雅,他那幼妹可是一身锦裘,打扮光鲜,显是有些家资。他跟之前闹事的鼠辈,有无牵连?

    田恒心中暗忖,面上并不露声色,在门外通禀道:“大巫,又有人求诊。”

    楚子苓也没料到新病人会来的这么快,检查了一下遮面的黑纱,才道:“请进。”

    就见田恒带着一大一小两人走进了屋中,当看清对方容貌,楚子苓不由讶然道:“是你?”

    这不是之前偶遇,避道让行的那人吗?怎么又出现在面前了?

    这声惊呼,登时让田恒皱眉,一双锐目投向林止。谁料那人也不慌张,放下妹妹,俯身跪倒:“果真是大巫。小子林止,多有冒犯,还请大巫见谅。”

    这两人果真见过!田恒皱眉道:“林郎可见过大巫?”

    林止坐起身,略带歉意的笑了笑:“之前为接舍妹,路上驾车匆匆,冲撞了大巫车驾。当时吾便猜,这乘坐宫车的巫者,会不会正是设馆神巫,未曾想果真如此。看来是上天指引,让吾来寻大巫。”

    他容貌本就不差,说的又极为坦然,看起来十分诚恳。田恒心底却冷笑一声,偌大宋都,真有如此巧的事情吗?

    是不是机缘巧合,楚子苓无法分辨,但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这男子都足够恭谦守礼,明明跪在面前,还分出一手牵着妹妹,这份自然细腻,装是装不出的。

    目光落在一旁那娇小的女童身上,楚子苓问道:“敢问林郎,可是令妹有恙?”

    林止神色微暗,低声道:“正是。舍妹自幼体弱,寻便商丘巫者,也未能治愈。若大巫能让舍妹康复,吾愿奉上十牛百羊,锦帛两车。”

    十牛百羊,锦帛两车?怕是卿士之家也不过如此了。楚子苓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只道:“请令妹上前。”

    林止立刻抱起妹妹,小心翼翼上前几步,把她放在大巫面前的矮榻上。许是不常见外人,那女孩儿脸色发白,死死抓住了兄长的衣袖。

    林止柔声道:“娇娘勿怕,大巫可为汝祛疾……”

    然而如何温言,对方依旧满面慌张,不肯松手。

    见状,楚子苓道:“无妨,牵着她亦可。”

    说着,她伸手握住了小女孩细瘦的腕子,仔细号起脉来。片刻后,楚子苓眉头一皱,轻轻撩起了面上纱帐,仔细看了看那女娃的手指,又检查过五官面色,方才问道:“她今年几岁?”

    林止立刻道:“年方八岁。”

    这个答案可有些出人意料,这女娃的体形,一点也不像个总角孩童,实在太过瘦弱。

    “平日可有胸闷气短,心悸乏力?”楚子苓又问。

    “有。娇娘曾数次晕厥,故而吾都不让她下地行走。”说着,林止怜惜的看了妹妹一眼。

    这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楚子苓轻叹一声:“此乃先天不足,恐怕寿数有碍。”

    面白颊红,身形瘦小,口唇发紫,心悸气促,中医可归入胎怯,乃先天缺损。若是换成西医,则有另一个称呼,先天性心脏病,症状还颇为严重。这样的病,只靠医药是无法根治的,而春秋时代,哪来的条件开刀手术?

    这话一出口,林止的双眼就红了,嘴唇颤了许久,却说不出话来。那女童轻轻扯了扯他的袍袖:“阿兄莫哭,娇娘不痛的。”

    如此娇声劝慰,反倒让林止以袖掩面,良久之后,他终是垂下衣袖,再次拜倒: “无论多少钱帛牛羊,吾都能出。但求大巫试上一试……”

    这楚巫不同于他往日所见之巫。只是片刻,就料中了娇娘的病情。他不求别的,只求妹妹能平平安安,多活些时日。

    见病人家属这幅模样,楚子苓沉吟片刻,终是道:“若是能寻来几种药材,我可开个方子,为令妹调养生机。”

    中医里针对心脏类疾病,也有不少方子。根治是没什么希望,但是益气宁神,培元固本,却不难做到,只是方中有几位药材只在北方出产,特别是党参这一味。最上品的党参,产于山西上党,在这个时代,应该位于晋国境内吧?也不知能不能寻到……

    然而她的疑虑,林止全不在乎,立刻道:“吾那商铺就在粮坊,宋地药材都能购得!若还不够,便派车队行走列国,必取回大巫所需之药!”

    粮坊!楚子苓这才恍然,怪不得他能拿出十牛百羊,原来是这个时代的大商人。也是,恐怕唯有商人,消息才能如此灵通,在自己坐堂的第一天就找上门来。

    既然对方这么说了,楚子苓也不再迟疑,把几种要用的药材描述了一番:“你可先去寻来,若寻不到,我再画图给你。”

    此刻林止哪有不应?连连叩首,又恭敬无比的奉上诊金,这才小心抱起妹妹,准备告辞。

    谁料他刚刚起身,楚子苓突然道:“林郎不看看自己的足疾吗?”

    身为医生,楚子苓怎会看不出对方腿脚不便?虽然长袍遮住了双腿,但是他行走的姿态,不像是双腿残缺,而似脚跟不能着力。即便如此,他登门求医,也未曾提及一句,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妹妹身上,楚子苓怎能不多问一句?

    林止明显楞了一下,还未答话,怀中女娃已经欢喜的问道:“大巫能治阿兄足疾吗?”

    “娇娘……”林止有些尴尬,想要劝住妹妹。

    楚子苓却已开口:“不看怎知?恰巧今日还能再诊一人。”

    眼见大巫发话,妹妹也眼巴巴看向自己,林止这才坐回原位,犹豫片刻才道:“其实吾这足疾也不甚严重。平日行走无碍,只是不能久站……”

    楚子苓并不听他辩解:“还请林郎伸足,容我细看。”

    房中并无外人,林止看了一眼端坐一旁的大汉,又犹豫了片刻,才改成箕坐,伸出了右足。因为入室求诊,他未穿足衣,那只脚瘦而颀长,脚趾圆润,指甲也修得十分齐整,就跟他本人一样,文雅端方。

    大巫施法,莫说看看裸足,就是脱光衣衫也是常见。然而见子苓就这么大大方方握住那男子的足踝,细细察看,田恒只觉眉头都扭成了一团,只觉这情景十分扎眼。

    好在只是按了几下,楚子苓就松开了手,边取过布巾擦拭,边问道:“林郎是何时伤到的?”

    “两年前外出行商,不小心跌了一跤。自此右足就有些不爽利,时时犯痛。”林止面上微红,收回了脚,重新正坐。

    果真是跟痛症。楚子苓微微颔首,这病就是足跟受伤后血行缓慢、瘀血阻滞,导致脉络被阻。最好的法子是艾灸,但是她很难进行整个疗程。

    只想了片刻,楚子苓便道:“我先配几味药,你每日用热水煮过,先蒸再泡。同时按压足心痛点,顺法沿阳筋膜推擦,至足底发热。如此十日,再来复诊……”

    “大巫可是忘了朔望之期?”田恒突然插了一句。

    十天可不到朔日,楚子苓却道:“正巧林郎在坊间寻药,我会抽空出宫,看看都有什么可用的药材。”

    她本来就要找药的想法,现在多了个大商人帮她找,岂不事半功倍。

    林止立刻道:“区区小事,何足大巫挂念?吾必收齐坊间药材,送到府上。”

    他的神情依旧诚恳,几乎称得上欣喜了。楚子苓笑笑,起身去药房配药。田恒则若有所思的看了林止一眼,闭口不再多话。

    很快,药物配齐了十日之份,林止取了药,再次谢过,奉上诊金,这才抱着妹妹走出了屋舍。田恒跟在他身后,一直目送他登车离去,才提高音量,对仍守在门前的闲汉们道:“今日诊毕三人,各位请回。若有求诊,朔日赶早。”

    听到这话,人群中响起一片嗡嗡声。

    “怎地三人了?不是才进去两个吗?”“那人治好了吗?为何不说?”“定是治好了吧?吾看他面上带笑呢……”

    也不管这纷乱闲话,田恒关上院门,转身回屋。此刻楚子苓已经摘掉了纱帽,坐在向阳的窗边休息。每天只看三例其实算不得多,但是刚开业,精神压力还是有些的。所幸一切还算顺利……

    正想着,田恒已经大步走了进来,开口便道:“今日之事,定要转告右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