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天纵之人间界_ 第三五四章;战后-

时间:2021-05-28 19:0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莫离生小说天纵之人间界 第三五四章;战后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小天行先到叶晨那里去报了个平安。



    见到小天行平安无事的回来了,叶晨和李嫣儿不安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小天行在心里庆幸之余,也想到了吴魅留给自己的那套铠甲。



    轻抚自己的容空石戒指,取出那套铠甲,小天行的脑海里也想到了吴魅离开时的那些话。



    静静的看着这套玲珑有致的女式铠甲,小天行的脑海中不知为何浮现出了那红色的倩丽身影。



    相对于其他的孩子而言,小天行也好,冉允也好都要坚强的多。



    可是孩子终归是孩子,看着眼前的铠甲,想着一晚上发生的一切,小天行的眼角也渐渐滑落下了一串伤心的泪水。



    疲惫不堪的心灵,就这样在那淡淡的伤感之中,渐渐的睡着了。



    太累了。这一刻这个幼小的身体真正的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残忍与无奈。



    在小天行沉睡之时,易寒和易水也指挥着军队快速的打扫着战场。



    虽然知道这次的大战已经从某种意义上重创了西霞公国,但是那些黑袍人的存在却始终不能让要塞的每一个人真正的开心起来。



    所有人的心里都清楚,这一场大战不过是更大战争的开端。



    大战不只是对于西秦,同样是对于每一个公国,或者说是整个的大陆。



    花了整整一个上午,易寒带着军队才讲整个战场上大部分的魂晶收集起来。



    看着这数量巨大的魂晶,所有人的心里这才有了一丝开心的感觉。



    清理完战场快速的返回要塞,易寒也开始统计起了伤亡情况。



    一番统计下来易寒的心里,也不仅感谢起了当初项良的建议。



    要塞这边的伤亡情况大概在一千左右,对于一场如此巨大的战斗来说,这种程度的伤亡甚至可以说是忽略不计的。    但是易寒的心里十分的清楚,如果这次不是木刑在这里,如果不是他寻回了当年许多东明的武将。



    可以说昨天晚上的这一仗,绝对就会是自己的最后一场仗了。



    想明白了这些事情,易寒的心里也不禁后怕了起来,同时对于以后的前景也是相当的担心。



    相对于要塞的情况,两座边城方面情况就要严重的多。



    东方的边城伤亡情况在一千左右,至于西方的边城原有的守城人员,伤亡超过了三分之二。



    清理完战场之后,易寒让兰陵商会的人回去休息了。至于他们自己则召开了一个,紧急的军事会议。



    世界上的事情永远是相对的,在匈牙要塞这边取得巨大胜利的时候,西霞公国噬牙要塞那边,则陷入了一片死寂。



    投入了十万之众的魔魂大军,其中更是有将近三十多化形境的魔魂,更有无望境和瞬回境的魔魂,全都将自己的魂晶扔在了匈牙要塞。



    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败退回来后,夏侯梁的内心也不禁担忧起了自己今后的命运。



    而就在夏侯梁忧心满腹的时候,两个黑袍人也来到了帅厅里面。



    看看满脸忧虑的夏侯梁,为首的黑袍人用那如同少年般的清脆声音,也发出了一阵听不出情绪的微笑。



    “呵呵!夏侯将军,这是什么表情啊?为何愁容满面啊?”



    黑袍人的声音也让夏侯梁从失神中反应了过来,见到两个黑袍人夏侯梁也赶忙站起了身子。



    “恭迎二位大人!”



    眼见夏侯梁的脸上依旧是愁云满面,为首的黑袍人也变换了苍老的声音。



    “夏侯将军是否在担心,国主陛下会追究你此战失利的责任啊?”



    “这…呵呵!”苦笑一声,夏侯梁也对着黑袍人点了点头。



    “呵呵!夏侯将军不必担心,我想陛下他不会责怪将军您的。”



    “毕竟这次的战斗并未对西夏公国,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失,更何况我们还摸清了匈牙要塞的实际战力,总的来说这些付出也并不是毫未意义的。”



    “这件事情将军尽可安心的直接禀报国主陛下,至于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们处理便好了。”



    “那就多谢大人了!”



    对着夏侯梁一摆手,黑袍人的声音再次变换,这次是一个妩媚妖娆的女子之声。



    “夏侯将军不必挂怀,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考虑一下接下来,对于匈牙要塞的问题应该如何处理。”



    “这…还请大人明示!”



    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夏侯梁,黑袍人并未急着说话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



    “依照夏侯将军的想法,我们现在应该如何呢?”



    看看面前的黑袍人,夏侯梁沉思片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下认为应当藏锋养锐,待到形成了士气再做图谋不迟。”



    “嗯!夏侯将军所言极是,现在就算我们不想如此恐怕也不行了。”



    “毕竟短时间内,我们已经无法再次招募到足够的魔魂大军了。”



    “但是夏侯将军请放心,这个世界上毕竟死人比活人多,我相信时间不久就一定会再次找到攻破匈牙要塞的机会的。”



    对着黑袍人一抱拳,夏侯梁亦是满脸的恭敬。



    “那一切就全都仰仗大人了!”



    “呵呵!好说!好说!若无其他事情,那我等二人就先告退了。”



    “好的!二位大人就请先行休息吧!”



    噬牙要塞内的一间房间内,那个声音多变的黑袍人静静的站在窗前。



    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在他身后的黑袍少年还是感觉到了他的恐惧。



    其实在之前与夏侯梁说那些话的时候,少年已经感觉到了他话语中隐藏的恐惧与不安。



    犹豫片刻黑袍少年向前几步,伸手之间将面前的黑袍人抱入了怀中。



    少年的突然动作让黑袍人心中一阵的悸动,可是感受着那温暖有力的臂弯,他那颗不安的心也渐渐的安定了下来。



    “谢谢你小姜!”一句话之后,房间里面便再无了声响。



    匈牙要塞里面紧急会议也开完了,但是在这个会议之后参加会议的众人脸色,都变得异常凝重了起来。



    至于这其中的原因,同样也是不言而喻的。



    暂时压下心头的思虑之后,易寒和木刑也统计起了这次大战的收获。



    一番统计下来易寒发现,这次的战斗收获如果全都换算成钱财的话,那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首先无望境的魂晶一颗,瞬回境的魂晶两颗,化形境的魂晶更是达到了三十二颗。



    最重要的是城外那十万魔魂大军的魂晶,所产生的价值总和加在一起更加是一个天文数字。



    除去这些魂晶之外,更是有两只化形境的黑副甲被收入了囊中,此外还有三十多只沉心境的黑副甲也完整的落在了他们的手里。



    黑副甲之后更是还有一条化形境的覆土蚯,单单就是这些东西加在一起也是一笔不菲的钱财。



    经过铁山的粗咯估算之后,这次的战场收获如果加在一起的话,总价值已经超过了六万枚紫晶币。



    考虑了一下现在分会的财力,铁山觉得如果要吃下这批货物,恐怕要向总会提请财产支援了。



    或许是看出了铁山的顾虑,易寒在一笑之中将所有的魂晶交给了他,并且告知铁山钱的事情先不着急。



    虽然让铁山一下拿出这么多的钱是不可能的,但是铁山还是动用了分会所有的财产预先支付了易寒四百万的金币。



    铁山的心里十分清楚,就是易寒等人先不在乎钱,但是士兵的们应该分的那一份,必须要尽早的分下去。



    收下了铁山的预付款,易寒也没有耽搁立刻让人开始统计起了每个士兵的功劳,这样也可以按劳统筹的将这些钱先发放下去。



    忙完一切的事情之后,木刑直接建议易寒让灵魂体军队暂时接手了城防任务,至于普通士兵们全都是修整三天。



    对于木刑的这个建议,易寒也是点头同意了下来。



    虽然是打了胜仗,但是这一份疲惫恐怕已经超过了每一个人的承受极限。



    在散会之后易寒本想接手防御的工作,但是木刑还是将他打发回家了。



    木刑的理由很简单,‘你有多少天没有陪自己的妻子了。’



    对于木刑的这句话易寒无法反驳,最后也只得听从了木刑的话回到了叶晨的身边。



    木刑的心里十分清楚,身为一个军人如果他无愧于自己的国家,就一定会有愧于自己的家人。



    尤其是在眼下这动荡不安的时期,每一个军人除了对于家人的愧疚,更加多了一丝对家人……



    静静的望着要塞外一望无际的匈牙草原,木刑的眉头挂满了忧虑。



    从他今早遇到来两个黑袍人开始,他的心里就十分清楚的知道了一件事。



    真正的残酷考验,对于小天行和易寒他们这些活着的人来说才刚刚的开始。



    对于这个神秘的黑袍人组织,木刑始终未能看透他们的目的。



    如果他们的目的是攻占匈牙要塞的话,那一开始那个与自己对峙的无望境八阶的黑袍人直接出现。



    有他在的话木刑相信,自己绝对会被拖住而那些魔魂,也很有可能会攻进匈牙要塞。



    但是那些黑袍人却没有这么做,只是在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就好像这一切跟他们毫无关系,但是却用在背后导演着这一切。



    相对于战争的最终结果,他们更加在意的反而是那些特殊的魂晶。



    对于战争木刑的理解,远远要高于易寒等人。



    然而对于眼前的现状,木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茫然无措的感觉。



    即使是当年在面对三大帝国的联手进攻之时,木刑也从未感到过任何的绝望与无助。



    可是在这一刻木刑不知为何,开始为所有人的前景担忧了起来。



    他的心理清楚,直觉敏锐的易寒肯定已经在思路中捕捉到了什么。



    对于以后的路以后的一切,木刑也开始在心里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伸出手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木刑觉得老天让他让让他们以这种状态重生,一定是有什么深意的。



    抬起头仰望着天空,木刑也不禁陷入了沉思。



    思考着过去,也在思考着现在,更加思考着那些黑袍人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